“996”工作製折射企業發展變局

原標題:“996”工作製折射企業發展變局

  如今“996”話題再次發酵,並非偶然,這背後折射嘅係中國企業喺百年一遇大變局、時代性多重拐點疊加下嘅焦慮。

“996”爭議裏嘅嗰些“花絮”

“996”這個話題因為馬雲、劉強東等大佬嘅加入而變得更富有爭議,進一步發酵。

這個話題最初源於一名互聯網程序員喺GitHub社區上建立la一個“996.icu”(即工作996,生病ICU)嘅項目,披露部分互聯網公司“996”工作製現象,大量“996工作者”湧入並控訴,並上la熱搜。

所謂“996”工作製,即每天從早9點工作到晚9點,每周工作6天。

對於這個熱門話題,馬雲喺內部交流時表示,能做996係一種巨大嘅福氣,好多公司、好多人諗996都冇機會。如果你年輕嘅時候唔996,你乜嘢時候可以996?唔付出超人嘅努力同時間,憑乜嘢成功?

此番內部講話一經發布,立刻引爆網絡。

有網友扒出馬雲幾年前接受采訪時嘅言論,當時馬雲一臉真誠地說:“如有來生嘅話,自己會選擇回歸家庭。”他還說自己最後悔嘅事情就係創立阿裏巴巴,所以喺網絡上被人稱為“悔創阿裏傑克馬”。點樣轉眼就變成la“我冇後悔12×12”?

所以,有網友調侃馬雲係影帝,一定認真研究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嘅名著《演員嘅自我修養》,今後嘅目標係衝擊奧斯卡la。

隨後,馬雲再次發文回應爭議,稱“唔為996辯護,但向奮鬥者致敬!”對此,網友依然唔買賬,直指馬雲以奮鬥嘅說辭掩蓋la996嘅危害。

喺馬雲內部講話以後,劉強東發文《地板鬧鍾嘅故事》,並提出“8116+8”(周一到周六6天,從早8點工作到晚11點再加上周日工作8個小時),進一步攪熱“996”話題。

喺文中,劉強東稱自己剛開始做電商嘅時候整整四年每天都睡喺辦公室,喺這時間內作為京東嘅一號客服,為la保證24小時服務,其把鬧鍾設定為2小時後響鈴,從來冇連續睡眠兩個小時以上。

並由此延伸到京東最近嘅裁員問題,稱京東近四五年冇實施末位淘汰製,“人員急劇膨脹,發號施令嘅人愈來愈多,幹活嘅人愈來愈少,混日子嘅人更係快速增多!並宣稱“混日子嘅,唔係我兄弟”,以此來回應京東砍掉la快遞員嘅底薪。

網友立刻扒出此前劉強東親切地稱這些快遞員為兄弟,同埋聲稱“唔會放棄乜嘢一個兄弟”。

唔奮鬥?沒福氣?

唔過,也有人提出疑問,為乜嘢馬雲說la大實話,還係被罵?

對於這個問題嘅回答,先看看中國職場人嘅工作狀況。

今年3月份,國家統計局公布嘅一份數據顯示,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4.9小時。

但對於這個數據,好多網友表示同實際工作時間嚴重唔符。

因為加班文化喺國內一直十分盛行,特別係喺一些互聯網科技公司中,“996”更係一種普遍現象。加班甚至已經成la北上廣深唔少企業嘅“標配”。

2018年12月份,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內蒙古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內蒙古大學中國時間利用調查同研究中心共同發布嘅《時間都去哪兒la?中國時間利用調查研究報告》顯示,同14個主要國家相比,2017年中國有酬勞動時長排名第一,中國勞動者超時工作相當普遍,超時工作率高達42.2%,比排名最後嘅意大利高出125%。“白+黑”、“5+2”嘅工作模式係潛規則。

實際上,其他嘅調查數據也表明,中國係個“加班大國”。

瑞銀集團嘅調查顯示,喺每周工作時間最短嘅國家同地區中,即便係排喺第17位嘅倫敦,也隻有33.46小時。就係拿統計局嗰個讓好多人唔服嘅“44.9小時”來比較,中國人一周也要多工作10多個小時。

另據相關媒體統計,中國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阿裏巴巴僅排名第三。喺2016年嘅數據中,華為員工加班時間最多且最晚,平均喺晚上9點57分下班,加班時間3.96小時;騰訊位居第二,平均喺晚上9點55分下班,加班時間3.92小時。

而滴滴發布嘅《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東以23點16分嘅平均下班時間,成為中國最“狠”公司冠軍。

其實,唔少員工唔僅加班,哪怕休假都還喺工作中。螞蜂窩旅行網發布嘅《中國上班族旅行方式研究報告2017》指出,88%嘅白領都需要喺旅行中處理工作。

企業發展麵臨變局

事實上,對於996,就像有所講嘅,吐糟完996,該加嘅班,一分鍾都唔會少!還有人自嘲係007。

而對於996嘅爭議,其實早喺今年年初就已經上演la一波。

當時,杭州電商公司有讚喺公司年會宣布未來執行996工作製,引發一些員工唔滿,成為一個爭議性話題,但影響範圍較小,好快就淹沒喺信息海洋裏。

如今996話題再次發酵,並非偶然,這背後折射嘅係中國企業喺百年一遇大變局、時代性多重拐點疊加下嘅焦慮。

過去40年對於中國企業來說,係激情燃燒、遍地黃金嘅年代,從政策、製度、人口紅利到科技紅利,一波波企業前赴後繼創造一個又一個傳奇。

然而,當經濟全球化退潮,去產能以及相應嘅紅利消退,原來嘅機遇同製度空間被急劇壓縮。

唔但傳統企業喺下壓經濟增長空間嘅6+1變量(去產能、去商能、環保風暴、第四次金融風暴、貿易摩擦、製度紅利高峰期已過以及政策波動)作用下,發展麵臨瓶頸,即便係此前意氣風發嘅互聯網企業,也喺形勢嘅演變下,日子大唔如前。去年以來,一眾互聯網企業嘅裁員、組織架構調整,都係形勢演變嘅結果。

問題係,喺遭遇形勢變化嘅衝擊,麵臨發展瓶頸、困境之時,企業要點樣樣處之?

重建企業能量場

形勢嘅變化讓企業已經站到la二次創業嘅拐點,換言之,企業組織麵臨再造。能否兌現企業再造係決定企業破局同否嘅根本。

而企業再造嘅基礎係重新建構企業嘅能量場, 用以前嘅一句流行語概括來說,就係“清除負能量,點燃正能量,引爆小宇宙”。顯然,這唔係簡單要求員工996就可以做得到嘅。

首先,企業家自身率先傳遞積極能量。

從某種意義而言,當下做企業更多嘅係做心態、拚心智。企業家人格上嘅優點、力量同魅力凸顯出來,成為企業凝聚人、鼓舞人嘅積極能量。

其次,企業家傳遞積極能量喺於喚醒員工嘅存喺感同價值感,保持忠誠度,積聚更大能量。

一個具有積極能量嘅人唔僅本身能更容易唔斷成功並為企業創造價值,同埋還對周圍嘅人施以正麵嘅影響同感染,所以,彙聚眾多員工嘅積極能量,才係企業真正嘅活水源頭。

除la彙聚人嘅積極能量,企業能量嘅提升更離唔開機製創新。

喺一定程度上,保持成長嘅企業都係創新性嘅企業。業務模式同管理模式嘅創新,都將激發積極能量,成為驅動企業變革、增加企業黏性嘅主要途徑。這比要求員工996更能發揮實效、創造奇跡。

(作者係中國經濟體製改革研究會副會長、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

第一財經獲授權轉載自“福卡智庫”微信公眾號,原標題:《“996”算乜嘢!職場人都咁樣la!唔係實話唔中聽,而係企業亂la方寸》

更多: 數碼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