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嘅演化和創新

原標題:家庭教育嘅演化同創新

從左至右,極客爸爸創始人&CEO夏永峰、騎象小學堂創始人曾進、TANG+聯合創始人郎佳明

Jerry(夏永峰):

圓桌討論之前,我簡單介紹一下話題大背景,極客爸爸係一家專注喺兒童產業創新咁樣一個領域。0到12歲,所有跟孩子相關嘅都係我們關注嘅重點,但係我們嘅視角可能跟絕好多嘅從業者視角唔一樣,我們就看新嘅東西,新科技、新機會。對喺座各位而言,其實大家對這個領域嘅理解可能比我們更深,也可能冇我們嗰麼多角度。另外就係這個行業其實好傳統,截止到今天,我們喺講嘅依然係教育學科,教書育人、考試找工作,人生好多層麵。

但係實質上我們去反思,人為乜嘢要去教育?教育嘅本質係乜嘢?就包括今天嘅生活,好多人說未來係智能科技、人工智能時代,我們學這些到底有乜嘢用?這個係一個大背景。另外從商業嘅角度,極客爸爸畢竟係一家創業公司,喺座嘅各位也係喺商業環境裏。所以我們會去思考,說這裏麵有乜嘢樣嘅機會,有乜嘢樣值得去追尋嘅。

麵對傳統行業,包括今天對家庭教育嘅理解,我跟曾進老師有唔一樣嘅看法。為乜嘢?以往嘅觀念或者行業內其他人嘅觀點,家庭教育就係針對嘅父母跟孩子。我覺得唔一定,把教育分成三個場景,家、學校/專業機構,社會。我們講究嘅係多元化,既講喺這裏點樣做生意、點樣把生意做大,另外一種就係找新機會。傳統以往嘅教育形式,對喺座各位來說都唔係機會。

能幹得過新東方、好未來嗎?或者說能唔能PK其他公司,比如說曾老師嘅騎象小學堂,佢哋嘅新課程賣嘅也唔錯。我本人也係凱叔講故事同婷婷詩教嘅顧問,咁樣嘅IP、內容能唔能PK,我覺得有機會。有一句話叫求中得下,求上則中,有一些品牌做得比你好,你覺得你能唔能比他更好?

從另一個角度,點樣去挑戰新機會?創業應該做嘅係嗰些人還冇去做嘅。中國嘅兒童產業每年大概有4.5萬個億,這麼大嘅市場,但係大家聽到嘅都係說要做教育、做玩具,或者說要做母嬰做其他。OK沒問題,但係你要搞清楚你做嘅事情。回到家庭教育嘅話題,家庭到底係乜嘢?

家庭係個環境,家庭裏有場景,唯一缺嘅就係產品或者係服務。未來一定係喺咁樣嘅場景下,為家庭裏嘅人提供嘅服務,它就係家庭教育,我認為這係一個新機遇。而點樣去理解家庭教育,我們要把它拆分去看人嘅需求係乜嘢,需求一定會發生變化,要有人去創造一種新嘅商業模式,滿足當下消費者心理需求。

我覺得創業或者發現新場景,一定找咁樣嘅機會。隻有喺摸索嘅過程中去找到自我嘅價值。我們就係一家關注全新領域、全新形式嘅科技媒體,所以成日會搞各種奇奇怪怪嘅活動,但這些活動本質係為誰服務嘅?就係為我們真正嘅、最終嘅消費者,有0到12歲孩子嘅家庭。我們係to B嘅,但係我們這行也好有意思,大部分從業者好多都係父母,佢哋創業時帶有一些個人情感,“我要為孩子解決一些問題”。

但這唔係做公益,做公益就先唔討論。做商業,這裏麵有好多需要關注,比如說點樣收費、產品標準化、點樣樣定義產品同服務形式、點樣經營管理、點樣樣麵對員工、團隊同資本。

環境有所變化,但本質上來看,唔管係海外還係中國,未來嘅機會中大家起步係一樣嘅。通常好嘅東西可以為之所用,但怎樣能創造核心價值,係大家最為嚴峻嘅挑戰。幾個比較典型嘅場景需求同痛點,比如說點樣教孩子、點樣跟孩子相處。

再反向思考,我們點樣解決這些需求,外賣、電子支付這些產品同服務形態喺滿足某一項需求。隻需要看能唔能真切地滿足la我嘅需求同動力,它就能實現商業價值,消費者就願意買單。比如說知識付費,線下課程要花1萬塊錢,喺線隻要99,點樣去體現知識嘅價值?

一旦互聯網化就一定便宜?我倒覺得唔係。喺課堂裏聽課,同喺家裏打開喜馬拉雅聽也唔係一回事。同樣嘅人群,就像今天,把我講嘅錄下來再放到喜馬拉雅去聽,會嗰麼投入嗎?顯然也唔係。

回歸今天嘅主題,今天討論嘅係“家庭教育嘅演化同創新”。家庭教育之前係乜嘢樣嘅狀態,現喺又係一個乜嘢樣嘅狀態,或者說具體係乜嘢形式。第一個議題係:家庭教育教孩子乜嘢?有請我們今天嘅Jessie。

Jessie(郎佳明):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來自唐碩體驗資訊,“體驗”嘅概念千人千麵,我們體驗資訊係專門給唔同嘅企業去賦能,幫助佢哋熟悉點樣樣去麵對消費者,可能有金融領域、地產領域、消費領域等等。我可能唔係教育領域嘅專家,但係我們公司係有12年嘅體驗谘詢經驗,我喺行業裏也已經做la20年。我們一直喺研究人,唐碩去年做la一個關於00後嘅研究,發現00後人群跟我們往年所la解嘅成長環境已經完全唔一樣。大家諗象一下,00後小時候互聯網已經盛行la,然後移動端也已經開始la。這些小孩子麵對嘅數字環境,接觸信息嘅成長環境已經係唔一樣la。

00後嘅父母跟我們嘅父母又係完全唔一樣。我們小時候,父母喺教育我們時會更多嘅係“求同”,人哋能做到你也能做到,會說你唔要去做出頭鳥。但現喺,大我們係好鼓勵孩子去創新、創造。家長越來越專注於給小孩空間,願意讓孩子去表現同人哋唔一樣嘅自己。完全唔一樣嘅“求同”、“求異”嘅過程,我們就會發現家庭它有三種人,有爸爸、有媽媽、有小孩。

我們做體驗,就會研究消費者,喺家庭教育裏,可能爸爸嘅需求跟媽媽嘅需求係唔一樣嘅。孩子嘅需求跟爸媽嘅需求又係唔一樣。就好像一個玩具,假設家長來買,他嘅需求可能係“一個陪伴孩子嘅產品”,需要有一個東西可以代替他陪伴小孩,跟小孩有交流。小孩嘅需求一定唔係站喺父母嘅角度,喺他眼裏冇人能代替父母。喺小孩眼裏可能係多la個朋友,跟他父母所諗嘅唔一樣。

做一個爸爸同做一個媽媽係唔一樣嘅。我也學la一些心理學,看到過一句話,喺小孩九歲以後,唔管係教育還係唔教育,父母都會對他嘅性格產生影響。

母親跟小孩嘅接觸、交流同父親係唔一樣嘅。這裏有另外一個問題,為乜嘢係九歲?因為孩子喺嗰時可能萌發對探索社會嘅一些需求,父母嘅身上可能帶來嘅係對社會嘅映射。而現喺嘅孩子接觸社會,有電子產品、電視廣告,信息好複雜嘅,他會看父母對這些電子產品嘅反饋。研究消費者嘅時候,我們會研究小孩對父母嘅這種交互上嘅情感名叫情感體驗。

剛才我喺諗,為乜嘢極客爸爸定位係0到12歲,而剛才聽好多早教中心、產品定位係0-6歲、6-12歲,這代表些乜嘢?站喺我們專業角度,可能喺6歲之前,父母喺家庭教育上係主動者,會主動去承擔要去教育小孩嘅責任。但喺小孩進入學校後,父母好像就會自然而然地後退,成為被動者,認為學校係主動者。家長會包容學校,叫做乜嘢就做乜嘢。這個時候家庭教育喺嗎?還喺,但它嘅場景演變為以學校為主,可能家庭教育裏麵好多家長會說嘅係“老師說乜嘢?” “學校說乜嘢?”

我們現喺還需要第三空間,父母包容學校嘅被動教育嘅時候,可能覺得缺la乜嘢, 0到6歲找早教空間,6歲之後呢?他可能隻能去找找唔同品類嘅學習產品,去給孩子補充。

大家重視教育,現喺創業也好,喺做產品也好,包括極客爸爸喺做有公信力嘅一個媒體平台也好,我們更多嘅係為未來五年、十年去投入。我們希望乜嘢?其實家長嘅希望孩子表現自己,希望他更優秀、更獨特嘅,希望他能成為精英。我們成日會說best of death,這兩年我們也接觸la一部分高端服務平台,裏麵就有送小孩出國讀書。現喺好潮流,但係我們遇到la一些家長,佢哋好有錢送小孩出國,但佢哋唔明白該跟小孩點樣樣交流。

也就係說我們喺說產品創新嘅時候,唔僅要看產品創新,要看品類創新。就產品同品類,可能像我們現喺嘅新型家庭教育有一些問題,他可能就會帶來一些新嘅品類。

曾進:

係嘅,我要諗家庭教育教孩子乜嘢,家庭教育應該教孩子邊啲東西?我諗先聽聽大家嘅問題。這位爸爸(場下觀眾),你覺得家庭應該帶給孩子乜嘢教育?

觀眾甲:

品格、體育、生活習慣。還有一個,我覺得現喺好多家庭教孩子特別雞血,冇諗到點樣讓他去激發內生嘅力量,我沒諗太明白。我們小時候讀書,好像父母都唔點樣管,就好自覺嘅喺讀書、努力,冇看到唔努力嘅孩子。好像現喺嘅孩子外喺嘅東西得到好多,內生嘅能力就越來越弱。比如說我們家兒子八歲,媽媽基本上係全職媽媽陪他讀書,反倒他有時候唔嗰麼主動,好有情緒。

曾進:

說嘅特別好,好多孩子得到嘅特別多、關愛特別多。他反倒唔嗰麼主動,好叛逆。所以現喺有一種全新嘅教育課,本質上來說叫PBL,項目式學習。其實這係一個未來嘅教育方向,喺資訊太多嘅一個時代,獲取信息極為方便,我們更多地發掘孩子嘅內發創新能力。喺這個層麵上,教育形式本質上也要改。

但這唔係一兩天能改好嘅。我回答一下這位爸爸關於內驅力嘅問題,你同你太太可能有唔一致嘅地方。其實我覺得孩子都係有內驅力嘅,隻係你要去觀察同引導,還要可以給他空間同耐心去等,我覺得這挺重要嘅。

首先,舉個小例子,我兒子三歲嘅時候,全家去普吉島去玩,小男孩從來沒看見過海,看見海聽到聲音就好害怕,就從來唔去海邊,家長也被迫喺酒店裏麵去遊泳,當時全家住喺一個家庭式酒店,每天就帶著他到樓下嘅遊泳池裏麵去玩。海邊有好小嘅孩子一腳就踩上去好開心,好多外國小孩都去玩,我兒子就唔去。第一天說唔去就唔去吧,到第三天還唔,我老公就急la,就覺得人哋家小孩都去,“比你小一歲嘅孩子都玩得好開心哦”,我們就諗把他扔下去。

然後一個德國老頭兒跳過來跟我說,“你咁樣唔行,應該等他”她說,“你咁樣子會嚇到孩子”,然後我們就聽la。我跟我老公其實好著急,到la第七天,我兒子慢慢地一點一點下去la,後來十天假期玩得好好。我挺感謝德國老頭兒,他好像帶著外孫、外孫女也係第一次下水。後來我覺得這個係耐心問題,孩子係需要等嘅,我家孩子可能就係天生比人哋保守同膽小。保守可能係較負麵嘅,但係這個時候考驗你有冇耐心。

第二,父親希望孩子能承受壓力,你剛才說您太太可能會對孩子比較雞血,有冇可能同你們倆達成一個協議,你們都有比較la解孩子嘅地方,大家共同去影響孩子。內驅力孩子都有嘅,但係需要你去等同你發現,需要時間。

有人說父母係最好嘅教練,乜嘢係好教練,唔係天天盯著孩子、跑贏孩子就係好教練la。而係明白孩子個性,跑到前麵給孩子打一個小燈讓他看,讓他慢慢過來。係父母明白孩子往拿哪條道走,會喺前麵給攤好但係唔告訴孩子,讓他通過自己嘅天分、努力去走通。這才係好嘅父母,有十分好嘅理念同埋有信念,識得方法,喺某個關鍵節點等孩子去找,我覺得這好重要!

孩子小時候,我跟我老公特別忙,當時我喺北京創業,每周打飛嘅上下班。星期五晚上回來,星期天晚上再飛到北京上班,我老公係總經理,他管八個項目。我兒子小學一年級基本上都係泡圖書館,係喺上海十分好嘅私立小學上學。上小學第一天我們就諗說,慘la,作業點樣辦?

後來我買la個打印機,他爸告訴兒子說我們家好忙,我同你媽好忙,唔會管你作業嘅。給你買la打印機,電腦就放喺這裏,每天回來以後你自己做作業,做作業係你自己嘅事情。所以從小學第一天到現喺,我們就沒管過他做作業。我上周去開家長會,所有學科老師都誇我兒子有一點,百分之百嘅做作業。我們膽子好大、比較野,對待孩子成日係放權。

我們也唔太簽字嘅,我們家阿姨管簽字。我係有一個點比較好,成日誇兒子同埋當著所有人誇他,覺得他係一個學習能力十分自主嘅。每年我們會回顧,“人哋點樣誇你嘅……”“媽媽認為你係一個學習十分獨立、十分愛學習嘅孩子”,就把標簽貼嘅十分精準。給他正向反饋,他久而久之也意識到自己係一個獨立自主嘅人,一般課間就把作業做完la。哪怕現喺三年級好忙,基本上8點半就睡覺la,別嘅孩子會到10點、11點。其實他唔係學霸,係因為從小給他嘅正向反饋會比較好,唔能因為他某一次做作業可能拖拉la,就說他乜嘢,唔至於。因為連我都係個極其唔自律嘅人,所以我看我兒子覺得他都係優點。

一個人都係誇出來嘅,冇被批評出來,員工也係。像我自己可能會給自己好多批評,孩子一定係要給他誇,同埋幫助他到要到達嘅地方。關鍵係你這個理念,你要能忍受會失敗嘅可能,可能放權後也許孩子唔去做作業,肯定要承擔得起這個責任。

Jerry:

其實家庭係乜嘢樣嘅?喺中國絕好多嘅家庭基本上係龍生龍鳳生鳳,原生家庭十分重要。海外基本上也係咁樣。喺現階段點樣樣去改變這種困境,順應時勢好重要。比如說喺線教育。上周見到一個家境好好嘅朋友,專門請老師給孩子上1v1小課,2000/堂,乜嘢課都有。咁樣嘅孩子教出來係唔係精英,我唔明白,反正家長願意花錢。

今早微博上看到溫州嘅父母花50萬買一輛房車,喺小區門口給孩子輔導功課。這個好還係壞,我覺得量力而行。我女兒三周歲,孩子出生之前,我對生孩子就挺焦慮。覺得自己還係孩子,好難教育孩子。我嚐試過、學過,但係後來發現我控製唔la教育孩子嘅事。

我做極客爸爸之前,我孩子還喺繈褓裏,對於好多事冇概念。大人老係刷手機,孩子喺上課,我覺得這事兒唔對。但後來孩子送早教班,我就成日去接她,我也喺滑手機,然後一道回家。對我來說係一個好大嘅難題,成年人自律蠻難嘅,家庭中父母唔能控製自己,點樣去給孩子好嘅教育環境?

我們還係講講商業,話題跑嘅有點遠,我們唔係教育家,對吧。給孩子、父母嘅家庭教育環境裏提供乜嘢產品同服務,剛才我們已經發現la一些需求同重點。其實我們也有看走眼嘅時候,舉一個好典型嘅例子,有個好好嘅合作夥伴叫物靈科技,做la繪本閱讀機叫做Luka,產品本身唔係佢哋來創新嘅,佢哋屬於重新設計嘅概念。

早年前就有AI圖像識別技術,但係商業化應用一直冇找到好好嘅缺口,喺4G網絡信息交互可以做大量嘅數據處理時才慢慢商業化。好多公司都喺講親子閱讀、陪伴機器人,當時我看到這個項目就感覺唔太可能有商業機會,讀繪本本來就係孩子自己發揮嘅,動畫片又這麼多。

但係你會發現這就係人性嘅落地,明明覺得唔行,但係還要買。對於好多家庭來說,第一大部分父母忙la一天,冇時間。第二,對我這種父親來說,我也唔會講啊。這就係好強嘅痛點,一些父母需要咁樣嘅產品。

這家公司係目前行業內做嘅最好嘅,一個下午我跟物靈CEO喺聊天,我們隻討論一個問題,就係繪本閱讀機會唔會成為一個品類。因為打造咁樣嘅公司,他夢諗肯定諗要做這個領域嘅蘋果或者小米,做規模上市,滿足商業夢諗。我們作為創業者都諗做咁樣嘅事情,從第一角度去考慮問題,中間找到一個商業缺口。

所有人都明白,智能手機係一個全新品類,喺開始有手機嘅時候,冇乜嘢一個人諗象過手機產業能帶動整個國家經濟嘅發展。所有嘅東西都跟手機有關,它其實係互聯網信息通訊技術嘅媒介,市場價值太大,所有嘅生態鏈公司都受益。

我們一定要趕潮流,逆勢而行唔太可信。從這個角度一定要順勢而為,要看到新嘅契機、機會、痛點。我們從自身去考量,家庭教育教乜嘢唔重要,點樣教、點樣解決過程中嘅各種問題,我認為這個係商機。

再舉個典型嘅例子,大家應該有聽過叫悠貝親子閱讀。這個項目十分唔錯,從它目前嘅體量來說,商業上還係比較成功。它同好多早教中心合作,針對嘅主要係個人創業,加盟沒多少錢,幾萬十幾萬。這個東西點樣掙錢,我感覺就係給自己找份工作,因為它主要嘅目標群體就係個人創業嘅。它嘅親子閱讀館好小,空間利用比價好同埋足夠滿足家長嘅需求。每次去借幾本書,一年會費也就一千多塊錢。這個利潤可諗而知。慢慢這就係一個商業機會。

我覺得悠貝這種形式,它通過好低嘅成本、共贏嘅模式,對標早教中心嘅真摯服務,點樣樣把握這些邊際效率係好重要嘅一點。

第二個問題,諗象一下初創公司進入家庭教育,有邊啲機會?

曾進:

剛才Jerry說嘅特別好,因為悠貝嘅人我也剛剛聯係過。因為我嘅書要出,請他幫我做售賣這一塊。然後為乜嘢我會去找他,佢哋賣出能力好強,除la就係Jerry說嘅嗰種,他可能發動la線下媽媽嘅個體聯盟,同時這些人也成為la幫他打工嘅銷售員。

一個十分有名嘅圖畫書作者叫彭懿老師,他自己喺悠貝嗰邊賣書,第一天團購就賣出la2萬本,兩天就賣la4萬本。其實嗰些賣他書嘅媽媽、爸爸本身也係消費者,都係同事通過優惠賺錢。所以說它整個鏈條還係好有意思嘅,我係覺得就係說它實現la比較標準嘅商業化。第二,可能就係它嘅標準化好小好好,可能進來就像現喺嘅雲集,還有大V店。我其實把這些都理解為微商,個體通過好小嘅成本,然後又通過行業協作一套流程來做,標準化起步低,群體之間又互相買。有些媽媽去賣一些出借以及圖書嘅時候,受到一些培訓,但同時她們也係消費者。這個係要求有好強嘅流程設計,以及可以控製成本嘅能力,因為可能少掉同虧掉一個,最後都唔太一樣。

我現喺重新喺做嘅係互聯網語文,其實係跟這個關係唔太搭邊,因為我明白技術團隊、產品體係、銷售體係跟這個邏輯還唔太一樣。但係接著剛才說,如果係一個小嘅創業公司做家庭教育,標準化、可複製、低成本嘅一些東西係可以接觸來起步嘅。今天中午還喺跟一個做第一整理術嘅人聊天,他喺安利他嘅10萬多粉絲,大部分都係中產階級女性,多數係85後、90後,生孩子喺家裏嘅一段時間沒事可做就好空虛。全職媽媽也唔明白點樣去創業,這個時候需要一個十分強嘅社交環境,這批媽媽本身係消費者,就缺一個標準化設計嘅產品同流程,把這些人串聯起來。

針對一些商機,特別係一些媽媽要求強烈嘅流動時間、可流動性。除去接送孩子,可能9點到12點鍾,可能下午4點鍾到9點鍾係有空嘅,晚上9點鍾到12點鍾係有空嘅,要給她們喺碎片化時間裏做事情。

Jessie:

我們講用戶體驗,所以要去諗一些場景。今天喺座有好多初創嘅企業,創業公司本身現喺業內來說,存活率大概一般係三年或者係唔到三年。這兩年越來越短,原因喺於產品嘅創新周期越來越短,一個創新產品投放到市場,哪怕它初創嘅時候還比較成功,如果冇跟上迭代,之後嘅發展就會困難。去做創新產品遇到投資人嘅時候,唔理係產品還係服務,我個人通常會問,“你嘅擴張速度係多少?”

還有就係被複製嘅可能性。所以喺我們看來,產品同創新係相輔相成嘅,因為初創公司一定會諗到你來要去找投資人,有一定嘅規模時需要新嘅資金、新嘅合夥人進來時,需要讓佢哋看到企業嘅諗象空間。通常我們講諗象空間嘅時候,體驗喺裏麵就做兩個字,“場景”。產品放到場景裏,服務放到產品。

但現喺為乜嘢體驗會看到嘅一些跨界合作,也就係說唔理你係係做產品、服務,同其他領域嘅跨界合作可能性、多元化嘅可連接性,就會成為諗象空間。

舉個例子,巧虎最初出來嘅時候喺零幾年,嗰時我女兒五歲,我們最早接觸到嘅係紙質書,然後還會有電話、線下邀請,也就係說唔僅係有一套產品,同埋有迭代性,會跟著孩子一起成長。然後就等於係說他給你嘅產品包括服務。

然後當時好有意思嘅,有一部分產品係小孩獨立完成,有一部分產品係要求家長陪伴完成。再有一部分產品會迭代,它會讓你看到小孩喺其中成長,能力一步一步上去la。所以隔la一年問我們還要唔要再續年費,我們就續la,好幾年。

當然巧虎現喺也有些瓶頸期,它嘅迭代更新冇跟進現喺嘅市場。佢哋也喺求創新,但係我隻係諗講一個例子告訴大家,你嘅產品要匹配目標客群,具備迭代性。

Jerry:

巧虎這家公司喺中國有大概100萬用戶,盈利係好客觀嘅,佢哋嘅IP也喺做一些授權,繪本、教材、光盤等等。國內比較鐘意嘅新嘅教育形態,比如小伴龍。但係點樣樣去做數字化,對傳統公司尤其係日本公司來說唔好把握,好難去做改變。佢哋每開發一款新品,大概周期係需要6到12天。然而今天嘅中國互聯網公司,一天一個版本。最重要係巧虎喺早教方麵,研究地十分細致,關於孩子嘅性格養成,包括情商培養,財富金錢觀。

其實商業化有好多公司做得十分好,比如說宜家、小米,包括巧虎咁樣嘅公司,佢哋對供應鏈把控十分強,這就係利潤來源。你點樣比人哋掙錢?唔係加多少錢到售價上,他會對供應鏈提出極其苛刻嘅要求。憑乜嘢?憑佢哋對產品關注。

我們喺服務嘅公司接近1500。我們喺接觸嘅企業大概有三千,全球範圍所有做兒童創新嘅,公司所有人基本上都玩過跟孩子相關嘅各種產品,包括奶瓶。我們計劃從一開始就源頭出發,這些公司背後嘅供應鏈材料,製造成本、工藝,包括外包裝。

我們點樣去取長補短,從自身嘅能力出發。或者當然還有另外一塊形式,喺未來嘅商業環境裏,可能絕好多唔一定係大而全,而係小而美,有核心價值。

同埋喺母嬰用戶裏麵其實好難去做複購嘅,連觸達都難。國外諗法比較簡單,好多公司建議我說你也可以做一些乜嘢兒童產品評測,說 YouTube上嘅小男孩靠玩玩具一年營收7000萬美金。

我也諗學,但係國內冇哪個通路能打通。比如說愛奇藝、比今日頭條、抖音這些都係媒介,點樣去做多平台嘅運營?對於我們咁樣嘅公司係唔可能嘅。但實際上反過來去諗,關於獲取信息係否也可以做些乜嘢?好典型嘅“乜嘢值得買”,這家公司曆史以往隻融過一次資就要上市。

佢哋利潤超級高,唔需要規模化,因為它滿足la一部分需求叫“選擇交易”。用戶唔明白選擇買乜嘢,或者諗買便宜點,直接買關注嘅某個品牌就好。喺我身上就能體現粉絲經濟嘅一部分,我鐘意小米、錘子,我會買,最近又買la理諗嘅第一輛車。好多公司從創業之初就去諗規模、上市。其實我覺得一年做個一兩百萬、兩三千萬,有利潤就已經十分唔錯,唔要看今天嘅BAT好大,佢哋也係虧錢嘅。滴滴、京東現喺也比較明顯。

好多公司都喺講概念。但唔係所有人都能講概念。喺這個領域裏麵,我們要找到真正適合自己嘅。如果我也可以當一個喺線講師,喺喜馬拉雅、蜻蜓FM、得到、喺行分答等等,咁樣嘅平台孕育la一批新嘅機會。比如說一些HR,這輩子職業上升瓶頸喺嗰裏,機會唔多,但他有好多經驗可以傳授。我記得喺行上一個 Top選手,一年有60多萬訂單,喺行上一單就500塊錢。一天有三單,各一小時就1500塊錢。這絕對高管嘅收入,一天1500。

但係他自己主營嘅還有一份工作,喺公司裏打工。這就係一個斜杠青年,找到咁樣嘅平台,就找到la一個新機會,所以我覺得有時候唔一定要自己完全創造契機點。比如去旅行,唔會拍照就係個大問題。現喺直接就共享經濟,找一個攝影師幫忙拍,其實早年前攝影師沒嗰麼多收入,但係現喺一些平台把這種個人能力嫁接起來,佢哋喺創造一些價值。

我記得喺行有一個天氣學博士,我發現他去喺行有特別深入嘅研究,滔滔唔絕,找到la人生嘅新機會,這說明喺原來地界幹嘅唔痛快,這也係找平台嘅一種方式。唔一定完全自己去創新,依托一家平台也係一個十分唔錯嘅機會。

提問環節

觀眾乙:諗問下曾老師,您之前家庭教育嘅項目現喺係唔做la嗎?

曾進:我現喺做互聯網語文,家庭教育需要喺心理學跟教育學嘅基礎之上拉出來產品線,整個梳理下來要分幾個階段,產生相應嘅課程或者說延伸產品。如果係你個人要做家庭教育,我有幾個建議。第一,我剛才係從一個大嘅產業角度來談嘅,家庭教育從個人角度來說還係值得做嘅,中國大量缺乏家庭教育嘅規劃師,要懂教育學、心理學、擇校。

喺紐約,包括中國一些高端留學機構裏有規劃師,這個對人嘅要求好高。特別係上層人士,可能從寶寶出生到進乜嘢幼兒園、小學都會要家庭規劃師來進行規劃,但喺中國可以做咁樣嘅事嘅人比較少,也可能因為中國係公立教育體係,唔過這係個機會。第二,家庭教育嘅培訓師,其實作為一個生意利潤十分好嘅,靠著培訓就可以做。我老公還說說“你這次萬一創業失敗,還可以當一個語文老師”,我說嗰肯定沒問題。方圓百裏嘅幾百個小孩子,我完全可以做經典書閱讀、點樣讀書,因為這係十分稀缺嘅。其實教育係十分依賴於地點嘅,家庭附近嘅方圓幾百裏嘅孩子,可能做一些閱讀培訓、畫畫,它係以小區為核心嘅一個點,其實喺這個時候,一個家庭教育工作室或者幾個人嘅工作室係十分理諗嘅狀態。

我覺得這些小公司也唔係說就會被品牌幹掉,剛才Jerry剛剛說嘅嗰些人我都認識,佢哋係喺行嘅行家,這些人係乜嘢樣特點?客單價高嘅人一般係咁樣,7分手藝、12分營銷。就係說一個人跟專家上過一次課以後,覺得服務特別好,就願意介紹周圍人,全係靠口碑效應同營銷效應。這時候專家就會讓自己嘅生存力十分強,這就係說我做家庭教育,如果說小規模公司,四五個人就可以做。

但係從產業角度來說,如果係要做上市公司可能會比較難,因為它唔係高需、剛需,唔係一個高頻產業,但它作為一個低頻但高客單價產業還係可能嘅。

就像喺行,他一直係谘詢業中低頻嘅行業,但係可以高客單價高利潤,同埋係輕資產,這係好嘅。主要係身邊像這種自我學習嘅家長,並冇諗象中嗰麼多。佢哋可能更願意把錢花喺孩子身上。

觀眾乙:

所以您這邊之前接觸嘅家庭教育人群,佢哋共同嘅特點除la有錢之外,還有些乜嘢共性?

曾進:

其實80後一代好多都係大學畢業嘅,對自我要求好高,基本上都係終身學習。但凡係優秀嘅課,乜嘢國學班、才藝班、體育班,可能稍微優秀嘅都喺學,這係沒問題嘅。關鍵係說這個需求,唔像孩子報班每周都要去嗰麼高頻。

所以說這個時候就要尋求一個比較好嘅價值點,就也許0-6歲係家庭教育可能付費嘅剛需時期。到七歲以後嘅家庭教育,可能隻能做一些心理谘詢類。唔可能一直做嘅,我認為係中低頻嘅需求,如果你要做這塊,你就要把利潤做到最高,喺錨點上做到最高。我唔做係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沒辦法規模化,謝謝。

觀眾丙:

我諗問問Jerry,我喺參同一個編程公司嘅創業,大部分公司可能麵臨學校端嘅政府采購,當然我們也做過咁樣嘅套裝,比如一套3990,然後賣給學校。但係我們覺得特別費勁,嚴格意義上唔係一個機會。我們喺諗,比如說從5-7歲,我們搞一個可編程嘅閱讀包,有主控板、傳感器,加上一些樂高嘅結構件、一個科創讀本,再加一個錄播視頻,賣168。比如說五歲可以做12個包,一月一個。因為現喺科創盒子嘅多,但係做編程嘅盒子好少。

Jerry:

編程係一個好大嘅賽道。你剛才說嘅政府采購,其實全球所有嘅教育都係有政企關係嘅,這本身就唔係一個商業化嘅模式,除非你有強大嘅經濟實力同背景。

體製內嘅這種教育,你隻能通過合作裏麵最核心嘅東西放創新。李天馳編程貓為乜嘢有嗰麼大嘅地增速,它喺改變,估值空間就大。現喺你用嘅係school,係國外嘅唔係你嘅,中國嘅教育點樣能放到國外手裏。這係一種機會,但係九死一生,好難嘅。最重要嘅還係從場景來看學校家庭同社會。你們搞唔搞比賽?賽事好重要,這係社會形態嘅東西,能唔能把它像奧數一樣做成比賽,或者說像咱們當年嘅溜溜球比賽。

另外一點係乜嘢?家庭。我們講家庭教育,另外我們看產品形態,大家都喺幫樂高推銷教育,但係樂高教育之隻占好小一部分,它實際上就係做產品,關鍵喺於產品能唔能做到最核心,包括像今天嘅蘋果一樣遇到華為嘅挑戰。

第三個環節就係場景,你產品係點樣用嘅?係唔係直接上手。早年前買產品都鐘意看說明書,現喺買手機直接上手玩,好少看說明書嘅,小孩子一樣,看到屏幕就願意去點,這係用戶習慣。

編程,其實我認為未來嘅價值一定係喺線上。這個產品嘅設諗就係邊學邊玩嘅喺線嘅。但係他隻係玩遊戲,冇材料包。現喺有好多公司也喺做家庭包嘅東西,就係條軌道。然後我們嘅比較深入嘅合作夥伴,葡萄科技也喺做,去年就研發出來今年會推。

國內嘅土豪公司,佢哋喺做研發。你現喺做嘅係這個技術,唔係純編程,教育機器人。所以這種形態嘅東西還係喺產品本身,比如說makeblock、優必選、能力風暴等等,本質上還係產品。

產品型公司先唔要向著去拓展所謂嘅教育,本質上核心競爭力還係喺產品本身。達奇喺北美市場賣得十分好,但實際上唔一定好適合中國嘅市場。要針對中國市場,其實還有一些另類嘅做法。

Jessie:

我們站喺體驗嘅角度,我會認為你賣這個東西出去,你嘅購買者同你嘅使用者,首先佢哋係一群人。對所有創業嘅人來講,尤其係教育領域,我一直喺強調一件事情,使用者同購買者以及推薦者可能係三種完全唔一樣嘅人。消費者尤其係父母消費者係好功利嘅,他買一個東西一定係要麼解決一個問題,要麼可以讓他看到小孩嘅成長能力喺提升被認可。

觀眾丁:

我有個問題問一下郎老師,剛才聽你說你係專門研究消費者人,我係從事0-6歲早期教育,好諗明白90後家長對於孩子教育嘅需求點、側重點係乜嘢?或者係說一線、二線城市嘅90後嘅家長,佢哋嘅需求共性係乜嘢?

Jessie:

我簡單說一下,信息係爆發嘅,好多一線同二線城市嘅年輕人(我們係指特別年輕嘅人)他嘅一些需求、行為上其實會趨同一些。嗰麼作為一個年輕家長來講,有兩種極端嘅,一種特別焦慮,社會本身資源也緊缺。另外一種,好多90後嘅成長嘅過程係求異嘅,所以好講究自我生活,比較open。我們喺做消費者畫像嘅時候,泛90後會支持驅動、願意去學習,其實某種程度上也係給佢哋嘅小孩帶來la一個更好嘅學習榜樣。父母喺用線上知識付費,然後小孩也會像爸爸一樣去上一些課。

同時,我們會發現90後對社交場景要求好高,也係為乜嘢這兩年好多空間、地產領域嘅項目來找我們合作,這個時候我們去考慮親子、年輕人嘅一些社交需求,小孩子嘅需求。這個時候第三場景可能需要一些設計需求,但係你剛才問嘅這些行為偏好、習慣,一線二線都有,但係好細la,唔同嘅領域好唔一樣。

觀眾戊:

我們係做工廠嘅,以前給國外品牌做代工,這兩年也喺做自己嘅品牌,諗盡量嘅走到前端來,我們從後台走到前台,好多東西都唔懂。我們做木頭玩具,主要係針對0-3、4周歲寶寶,都係好簡單嘅積木品種。現喺客單價好貴,市場又都係嗰幾個大品牌,然後我們就唔明白出路喺哪裏。

Jerry:

其實如果光看這個品類嘅話,我覺得冇乜嘢機會,但係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這正係機會。冇差異化就係機會

點樣樣做差異化,比如像這兩年有一些模仿樂高嘅,一些人把所有嘅積木叫樂高,這行業裏就好奇怪嘅事,對樂高嘅品牌其實係一種傷害。這其實係機會,其實好多中高端家庭冇這麼多感知嘅,尤其係母嬰領域或者說兒童品牌,這恰恰係建立消費者心誌嘅機會。就像小米有品一樣,為乜嘢滿足當下年輕消費者嘅選擇?最重要係它解決la消費者焦慮。現喺消費者接受嘅信息太快太多,唔可能精挑細選去研究。比如說你加入小米生態鏈有冇可能,我認為有可能性。

還有就係可以找一些渠道上嘅差異化,針對唔同人群。另外從產品本身,冇人喺做嘅時候,你抓緊先研究出來,就做產品,然後講教育嘅概念。

從產品形態上來說,我覺得也可以創新。唔一定傳統嘅方方正正嘅,唔一定係從80顆90顆嘅狀態。唔過做好超前嘅東西,消費者唔買單。

產品嘅差異化其實係可以有好多形式嘅。微創新其實好適合消費者,我們叫消費升級。另外從營銷上來說,點樣樣喺品牌層麵得到提升,搞一些跨界營銷,喺消費者嘅心中建立信任感。

更多: 數碼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