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做非洲版“滴滴巴士”獲投數百萬美金:8個月下載量超10萬 有司機300名

原標題:他做非洲版“滴滴巴士”獲投數百萬美金:8個月下載量超10萬 有司機300名

非洲嘅司機正喺使用GONA。

GONA聯合創始人古源一直記得一名尼日利亞畢業生前來應聘嘅場景。他說,“我真嘅諗來這裏工作,因為這份工作能真正地改變我們嘅生活,係有意義嘅。”

喺非洲,大部分人嘅交通出行都依賴於小巴車來完成。這種國內稱作“麵包車”嘅交通工具,由於載客量小、到達站點唔準時,使得當地人嘅出行極為唔便。移動出行產品GONA使乘客可提前購票,預知車輛行駛位置,合理規劃時間,提升la當地人嘅出行效率。

GONA成立於2018年底,係一家紮根尼日利亞嘅移動出行公司。針對當地日常有出行需求嘅客戶,提供la一款提升出行效率嘅移動出行軟件。這款軟件同Uber嘅唔同點喺於,它瞄準嘅係小巴車,而並非出租車、私家車一類嘅出行工具。

自今年1月產品推出以來,截至日前,GONA已喺尼日利亞開辟出la10多條運營線路,用戶數量達到la10萬左右。今年6月,GONA完成由清流資本、九合創投同Shaka VC投資嘅數百萬美元Pre-A輪融資,資金將主要用於團隊嘅擴張,軟件功能嘅嘅升級以及更多線路嘅拓展。

GONA聯合創始人古源一直記得一名尼日利亞畢業生前來應聘嘅場景。他說,“我真嘅諗來這裏工作,因為這份工作能真正地改變我們嘅生活,係有意義嘅。”

喺非洲,大部分人嘅交通出行都依賴於小巴車來完成。這種國內稱作“麵包車”嘅交通工具,由於載客量小、到達站點唔準時,使得當地人嘅出行極為唔便。移動出行產品GONA使乘客可提前購票,預知車輛行駛位置,合理規劃時間,提升la當地人嘅出行效率。

GONA成立於2018年底,係一家紮根尼日利亞嘅移動出行公司。針對當地日常有出行需求嘅客戶,提供la一款提升出行效率嘅移動出行軟件。這款軟件同Uber嘅唔同點喺於,它瞄準嘅係小巴車,而並非出租車、私家車一類嘅出行工具。

自今年1月產品推出以來,截至日前,GONA已喺尼日利亞開辟出la10多條運營線路,用戶數量達到la10萬左右。今年6月,GONA完成由清流資本、九合創投同Shaka VC投資嘅數百萬美元Pre-A輪融資,資金將主要用於團隊嘅擴張,軟件功能嘅嘅升級以及更多線路嘅拓展。

去非洲創業

展開全文

去非洲創業

去尼日利亞做移動出行項目,係GONA創始人兼CEO 劉曉軍嘅主意。此前,劉曉軍一直喺國內從事生活服務類商家嘅SaaS同營銷運營服務。

去年,劉曉軍la解到,非洲熱點區域嘅4G網絡覆蓋基本完成,主要運營商之一嘅MTN正喺發力普及移動支付,基礎設施已經就緒,已經具備移動互聯網爆發嘅條件。

同熟悉非洲當地生活嘅朋友la解之後,他發現,移動出行喺非洲有好大嘅市場。由於當地好多地方缺乏完備嘅公交運營體係,人們嘅交通出行十分唔方便。普通人諗要去到好遠嘅地方上班或去趟集市,隻能搭乘私人駕駛巴車。

然而,由於缺乏集中化管理,這種依靠小巴車組成嘅交通體係十分落後。Uber等國際通用嘅打車軟件50奈拉嘅起步價又唔係一般人所負擔得起嘅。並且,尼日利亞係英語國家,溝通交流並唔會成為障礙。

於係,劉曉軍決定將尼日利亞作為自己創業嘅下一站。去年8月,劉曉軍向古源發出一起創業嘅邀請。聽la劉曉軍分析,古源也頗為動心。

喺正式決定做GONA之前,古源也專門谘詢la熟悉當地嘅朋友。朋友告訴他,尼日利亞目前平均年齡喺18歲左右,人口年輕化嘅特點十分明顯,十分適合去推廣新興事物。同時,當地智能手機持有量已有一定規模。僅華為一家嘅智能手機喺尼日利亞嘅出貨量就已相當可觀,而市麵上專門針對本土需求嘅移動應用卻十分稀缺。

“4G部署完成,智能手機持有量巨大,本土應用稀缺。這就係移動互聯網爆發嘅前夜啊!”古源堅定la去尼日利亞做移動出行應用嘅決心。

2018年10月,劉曉軍同古源正式踏上尼日利亞嘅最大嘅商業城市——拉各斯,開啟la喺異國他鄉嘅創業征途。

搭建本土化團隊

搭建本土化團隊

來到非洲,古源首先去做la市場調研,深切體會到當地交通嘅痛點所喺。

一方麵,因為缺乏專業化嘅集中管製,使小巴車嘅運營管理十分糟糕,往往無法準時準點到達指定地點。“客滿發車”嘅特點,也使得當地人乘坐小巴車嘅出行體驗好難提高。

另一方麵,由於非洲銀行僅能取出500奈拉、1000奈拉(約合人民幣100元、200元)兩種麵值鈔票,使得小巴車司機找零十分麻煩。

調查過程中,出現la讓古源哭笑唔得嘅情況。古源同同伴去到市場裏做市場調查。佢哋一行人共四五人走進市場沒幾步,身後就跟la許多警惕、好奇嘅當地居民。一圈市場轉下來,身後竟然跟la一二十人。足足跟la有兩公裏,才逐漸散去。

這也讓古源意識到本土化團隊嘅建設勢喺必行,如果讓作為“老外”嘅自己去做本地應用嘅推廣,溝通同解釋成本實喺太高。

調研之後,GONA團隊決定第一期產品先側重於解決收付場景裏嘅難點,希望利用掃碼線上支付這一功能來提升收付環節乘客嘅用戶體驗。

當地嘅移動支付應用正喺推行,但具體落地卻做得唔夠成功。由於當地嘅結算係統效率較低,銀行間嘅線上支付冇辦法即時到賬。也就係說一次簡單嘅掃碼支付,收款方少則5-10分鍾,多則兩三天才能收到付款。為此,GONA團隊專門開發la自己嘅線上錢包功能以及充值係統,鼓勵用戶提前使用當地嘅支付網關綁卡預先充值,實現掃碼支付環節嘅優化加速。

軟件產品正喺國內緊張地開發,尼日利亞嘅本地化運營同業務拓展嘅團隊也需要及時搭建。GONA嘅初始團隊係劉曉軍帶領嘅連續創業團隊,主要負責軟件產品嘅研發同技術嘅儲備。核心成員來自於華為非洲、滴滴、摩根士丹利等知名企業。唔過,如果諗喺非洲本土創業成功,尤其係對於移動出行類項目而言,必須有一支擁有非洲本地化運營同業務拓展能力嘅團隊。

喺招募過程中,古源感受到文化、國情嘅唔同給當地員工帶來嘅差異性。

古源回憶,有一次,計劃好嘅項目即將上線,第二天就會鋪開推廣宣傳。當天下午,政府忽然通知放假。於係團隊裏所有嘅當地年輕人都走la。迫於無奈,項目隻能擱置。

為此,古源喺組建、磨合團隊嘅過程中,建立起la公司嘅雙崗製、替崗製,即一個崗位嘅工作需要有兩個人都具備獨立完成嘅能力,保證隨時有人手可以頂替,還製定la細致明確嘅獎懲製度。同此同時,古源一直喺向當地團隊傳達努力、奮鬥嘅職業價值觀。

經過長時間嘅招募以及磨合,2019年1月初,GONA本土化團隊搭建完成,產品正式上線。項目總體人員60-70人,本土化團隊占到la40-50人。

非洲版“滴滴巴士”

非洲版“滴滴巴士”

陌生嘅公司,陌生嘅產品,陌生嘅模式。

這大概係所有當地用戶喺看到GONA時嘅第一印象。諗喺此地打開市場,需要一批願意使用GONA嘅司機來充當產品嘅先行實驗者。同早期嘅國內嘅移動出行公司相似,GONA應用喺司機之間嘅推廣使用也係通過地麵推廣嘅方式。

古源同團隊嘅策略係——給司機免費送一台手機,供其安裝使用GONA。司機通過GONA應用收取嘅資金歸自己所有,但每個月會從司機嘅賬戶裏扣除200奈拉(約合人民幣40元)作為使用嘅傭金。

出乎古源意料嘅係,咁樣嘅做法並冇特別吸引到小巴車司機們。佢哋大多表現出冷漠嘅態度。古源聽到嘅最多嘅就係,“你找我們幫派嘅人談吧,或者找我們車主談。”直到聊到第8個人嘅時候,嗰人才驚歎地說,“手機免費,你們這獎勵真豐厚!”

盡管許多司機對產品嘅功能以及獎勵手機嘅真實性持懷疑態度,仍有司機率先安裝嚐試laGONA。

僅係針對用戶收付場景嘅優化,出行效率嘅提升空間還有好大。於係,2019年6月,GONA正式推出la“選擇線路”以及“喺線購票”等功能。用戶可根據出行目嘅地,選擇相應嘅線路同目嘅地,實現預先購票,並根據APP上嘅線路圖,實時獲取小巴車嘅位置。

有la這些新功能,乘客坐喺家中,即可完成買票嘅操作,根據小巴車實時到達嘅位置,合理選擇出門嘅時間。這比之前需要提前到達站點,花較長時間來等候車輛要方便得多。司機也能依據站點買票人數,合理規劃行程安排。

截至目前,產品上線8個月時間,GONA已喺尼日利亞嘅拉各斯開辟la10餘條運營線路,司機數量接近300名,用戶下載量達到10萬以上。至於公司具體嘅盈利模式,GONA參考la滴滴嘅模式,可能會選擇喺未來提高收取司機嘅傭金,以及適度地賺取用戶車票差價。目前嘅工作重心喺於推廣布局,培養用戶嘅使用習慣,形成用戶粘性。

未來,GONA將進一步優化產品,增強技術儲備,開發軟件嘅新功能,計劃喺年底開辟出50條以上嘅運營線路,將業務範圍擴增至其他熱點城市,用戶數量擴增至100萬以上。

更多: 數碼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