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醫療 AI 創業者嘅自述:呢個行業到底需要什麼樣嘅產品?

原標題:一位醫療 AI 創業者嘅自述:這個行業到底需要乜嘢樣嘅產品?

醫學影像AI就像一個小孩子喺沙灘上撿到la一個貝殼,他就說全大海嘅貝殼都喺這,這個邏輯係唔對嘅。

作者 | 李雨晨

“今年,將會有好多玩概念嘅AI創業公司死掉,”張京雷喺接受雷鋒網采訪時表示,“這並唔意外。醫療AI行業也將麵臨這個情況。”

張京雷係一名醫療行業嘅老兵。2017年,張京雷加入醫療AI公司Airdoc擔任市場部副總裁,主要負責製定市場戰略、渠道開拓等工作。此前他喺小蘋果兒科醫生集團擔任市場同運營副總裁兩年。創業前,張京雷還曾喺強生中國同諾華中國總部等工作十餘年,重點支持血液及實體腫瘤、心腦血管、內分泌及代謝同呼吸科等產品線。

從企業離開之後,對於如今嘅醫療AI行業,張京雷同我們談la好多他嘅感悟同諗法。

跑唔通嘅根源喺於思維

張京雷說,目前醫療AI行業最重要嘅一個問題係,仍然冇走通商業模式,而商業模式嘅核心就係找準用戶並且創造價值。

“老實說,我喺這個行業裏摸爬滾打la4年。大家2B、2C沒成功,2VC也都唔成功。更有甚者,有嘅公司現喺就係2PR。但係對大眾、醫生講人工智能嘅故事,冇一點成效,也冇乜嘢意義。”

為乜嘢醫療AI嘅2B、2C模式冇跑通?他認為最深層次嘅原因喺於創業思維。他說,有一些公司從誕生嘅第一天起,就係從IT嘅角度切入醫療,但係單純從IT角度來解決醫療問題一定係失敗嘅。

他記得,兩年前進入醫療AI行業時,好多人都認為唔需要拿證,或者說都認為可以唔拿證。當時他就認為這係一件瘋狂嘅事情,“行業當時呈現出一種好浮躁嘅狀態,創業嘅熱潮似乎喺裹挾著所有人往前跑。”

張京雷給我們舉la個例子:AI看la一張眼底照片後,判斷該患者有糖尿病。但係實際結果卻係一次好明顯嘅誤判,因為這張照片來自一個9歲嘅孩子,患糖尿病嘅情況基本上唔存喺。

通過這個例子,他諗說明嘅一件事係:用IT思維來倒推醫療需求,本身並唔符合醫生嘅工作模式。“醫生要嘅AI唔係一個3歲小孩,也唔係18歲嘅少年,而係一個跟他同樣資曆嘅醫生。我們一直喺強調醫療AI可以提高效率、降低勞動強度,實際上我認為這些都係偽命題,真正嘅命題係解決醫生解決唔la嘅問題。”

咁樣嘅論斷,其實喺醫療AI創業者嘅一些采訪中可以看到。喺此前接受雷鋒網采訪時,雅森科技嘅CEO陳暉也拋出這個問題:真實嘅醫療世界對AI嘅需求邊界喺哪兒?如果開發嘅一款產品,隻係提高影像科嘅效率水平,並唔能帶來影像科上遊嘅開源。

張京雷說,如果著眼於醫學影像AI,其中嘅核心問題係,影像隻係疾病診斷或者管理流程之中好小嘅一塊。如果隻係割裂地看影像,冇喺病人既往病史嘅基礎上用AI嘅方法幫助醫生進行診斷,這個市場本身就係站唔住腳嘅。

舉個例子,對於糖尿病嘅診斷,除la空腹測血糖外,還需要測定進餐後2小時嘅血糖,患者要服用一定量嘅葡萄糖進行糖耐量試驗(OGTT),咁樣才能更精確嘅診斷係否存喺糖尿病,這係糖尿病檢測嘅金標準。

“窺一斑可以知全豹,但係我們唔能說隻窺一斑就唔需要再去la解別嘅指標。醫學影像AI就像一個小孩子喺沙灘上撿到la一個貝殼,他就說全大海嘅貝殼都喺這,這個邏輯係唔對嘅。”

但係反過來看,如果這個病人係65歲,已知係糖尿病病人,通過篩查發現其眼底存喺典型嘅糖網症狀,張京雷認為這種診斷思路係走得通嘅。

喺他嘅構諗中,人工智能可以同人工智能同醫院嘅HIS/LIS等係統打通,喺具體科室裏幫助醫生綜合所有醫療數據做出判斷。“AI技術嘅作用就係如此,它隻係一種技術手段,而唔係最終目標。”

張京雷說到,未來醫療AI企業會逐漸整合,隻有給醫院一個相對完整嘅打包方案,至少幫科室解決一個領域嘅大部分問題,也許這個行業才能迎來春天。

得醫生者得天下

過去20年,張京雷一直喺強生中國同諾華中國總部咁樣嘅製藥公司工作。張京雷並唔鐘意用風口這一類嘅詞,“風口係一種好難把握嘅東西,好像有點像投機,而投機並唔適用於醫療行業。”

創業者思維上嘅“急功近利”同“理所當然”讓醫療AI行業虛火叢生,而更為重要嘅一點喺於醫療行業本身嘅特殊性。

喺醫療AI之前,醫療行業也經曆過社會辦醫、互聯網醫療等熱潮。但係經過幾年嘅發展,除la少數頭部企業,線下診所同互聯網醫療嘅結局並唔算好。

張京雷說到,從前自己唔理解‘互聯網+醫療’同‘醫療+互聯網’之間嘅區別。但係,回過頭看,互聯網醫療時期,好多創業者失敗嘅主要原因喺於,冇看清醫療嘅好多屬性,唔理係從引流獲客、營收增長還係同服務方嘅博弈來說,互聯網醫療嘅創業者都冇找到一條好好嘅路。

“唔係說這個行業好固執,而係這個行業牽扯到太多嘅生命同法律責任。”

同互聯網醫療相類似嘅,係此前嘅社會辦醫。截至2017年10月底,全國民營醫院嘅數量已經接近1.8萬家,相比2016年同期增加la近2000家。從2008年新一輪醫改以來,政府持續鼓勵社會辦醫,收效卻十分有限。

同互聯網醫療唔同嘅係,線下診所十分看重運營,因為它嘅邊際成本十分高。彼時,傳統行業增長乏力,大量資本隨之湧入醫療產業,係因為投資者確實看到醫院產生實際嘅收益,但係佢哋忽視la醫院本身嘅成本更大,醫院需要場地、設備,需要日常運營,這些都需要真金白銀嘅投入。

同埋,醫院嘅運營同其他行業唔一樣,醫院十分依靠口碑,口碑嘅來源則係醫生。2015年,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陳鵬輝曾表示:“唔管係傳統醫療、民營醫療、PPP模式,得醫生者得天下。”強調嘅正係就診過程中嘅核心因素——醫療資源,而這部分資源係無法被複製嘅。

這也就係為乜嘢診所或者係醫院難做嘅一點原因。喺張京雷看來,醫療AI、互聯網醫療同線下診所係唔同維度嘅事物:一個係直接麵對病人,但係運營特別困難;一個係相對更“輕”,但係好難找到商業價值。但毫無疑問嘅一點係,醫生喺乜嘢一段時期都應該也必須成為創業者前進路上嘅“燈塔”。

監管工作也慢半拍

除la創業者自身思維上嘅缺失同醫療行業嘅特殊屬性,醫療AI行業也存喺諸多監管層麵嘅問題。

到目前為止,並冇一家企業嘅醫療AI產品獲得la三類器械許可證。而對外宣布獲得認證嘅醫療AI產品,大多係基於之前CAD產品審批方式獲得嘅,同新一代嘅醫療AI產品並唔相同。

打破監管沉寂嘅係一家外國企業。2018年4月初,FDA批準通過laIDx公司研發嘅首個應用於一線醫療嘅自主式人工智能診斷設備——IDx-DR。它可以喺無專業醫生參同嘅情況下,通過查看視網膜照片對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進行診斷。

IDx嘅成功似乎為醫療AI行業嘅創業者打開la一絲光亮,但係一個看似簡單嘅批準,IDx 整整花la21年,同FDA喺點樣樣評估係統並確保其準確性同安全性方麵嘅溝通,IDx就花la7年。

張京雷說,咁樣嘅周期好少有企業可以堅持下來,佢哋一開始從思諗上就冇做好打持久戰嘅準備。

相比於FDA,中國藥監局對醫療AI嘅監管準備工作顯然慢la半拍。按目前法規,基本上國內嘅AI產品都得走臨床試驗這條評價路徑,耗時會比較長。三類醫療器械認證一般需要2-3年,喺審批之前要等到標準數據庫嘅建立,數據庫嘅建立需要一定嘅周期。

根據嘉峪檢測網報道顯示,2017年12月24日,中檢院官方微信公眾號公布關於召開AI標準測試數據集(眼底部分)建設會議通知。2018年3月26日,中檢院官方微信公眾號公布,標準測試數據集(眼底部分)建設完成,一個病種共花費la3個月嘅時間來建設。

可以說,醫療AI行業嘅“遊戲規則”本身還冇製定好,企業拿證嘅局麵恐怕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見到。

選準科室同目標人群

喺現有證件未批嘅情況下,醫療AI公司冇幹坐著。佢哋尋求同醫院共同做課題,也嚐試找體檢中心、藥店、藥企裏嘅潛喺付費對象等。對此,張京雷提出一些疑問,假如係同藥店合作,眼底相機動輒數萬,藥店願唔願意購買?藥店冇醫生,誰來使用眼底相機?付費對象係誰,為乜嘢要付費?

這一連串嘅問題都係張京雷喺企業嘅時候踩過嘅一些坑。喺他看來,醫療AI一定要選準科室同目標人群。“雖然好多篩查嘅醫療AI產品係針對眼科,但係你嘅最終用戶係眼科嗎?唔一定,真正嘅用戶可能係內分泌科,可能係喺心血管科。這個係我們嘅血淚教訓,這也係to B 唔成功嘅一個重要原因。”

就以糖尿病為例,糖尿病嘅診斷並唔難,難係難喺疾病管理。上麵提到IDx-DR嘅獲批,實際上係基於慢病管理嘅思路。

值得注意嘅係,我們上麵喺描述IDx-DR時嘅一個關鍵詞係“設備”,也就係說,FDA唔僅僅需要企業提供一套軟件,還要求喺軟件嘅基礎上捆綁一個硬件,其目嘅就係為la降低唔同設備之間嘅差異,更好地輔助醫生來做糖尿病嘅慢病管理。“FDA嘅諗法係通過AI嘅方式,將疾病嘅後端管起來。如果按照這個來看醫療AI產品,目前符合條件嘅方向並唔多。”

喺選準服務對象之後,張京雷判斷,醫療AI突圍嘅機會需要具備兩點要素:疾病嘅發病率較高以及疾病嘅管理十分重要。如果企業喺B端嘅突破阻力較大,嗰麼也可以考慮嘅一個方向係走C端,例如可穿戴式設備。把好多必須去醫院解決嘅問題,喺家裏進行管理。他判斷,這些都係好細分嘅領域,同埋受政策嘅影響比較小,相反可能會更容易突破。

喺外界看來,醫療行業嘅創新動作特別慢,得靠外力來推動。一方麵係因為,醫療行業本身嘅屬性好特殊,內部產生嘅變革十分少,盡管工作壓力好大,但醫院同醫生比較適應現有嘅工作流程。

另一方麵,從診斷、治療到疾病管理,醫療嘅每一環節存喺著相對應嘅利益鏈條,這其中有好多唔合理嘅地方,醫院其實也希望能引入新鮮嘅血液同新鮮嘅諗法,用技術能力打破唔合理。

唔管係之前嘅社會辦醫、互聯網醫療抑或係如今嘅醫療AI,本質上就係行業、社會嘅一種“濟世”情懷驅使。好多創業者放棄豐厚嘅待遇,離開國外嘅公司,回到國內創業,其實也係期待成為醫療變革嘅見證者同參同者,希望用技術嘅力量來打破這個行業既有嘅沉屙。

已故美國著名神經外科醫生保羅·卡拉尼什喺他嘅臨終著作《當呼吸化為空氣》中曾寫道:我們背負著無形嘅枷鎖,肩負著生死攸關嘅責任,也許病人鮮活嘅生命就喺我們手中。

正因為醫療行業嘅分量太重,乜嘢人都唔能輕視它,並且要為它做好打持久戰嘅準備。

更多: 數碼information